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四月芳菲的博客

淡淡的回忆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画幅长留天地间  

2017-04-01 14:07:1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画幅长留天地间 - 四月芳菲 - 四月芳菲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 他像个山东大汉,一米八零的个头,大手、大脚、大长脸;他不修边幅,衣服总是打着皱折,还总沾着些作画的颜料墨迹;他笑容憨厚,像庄稼地里质朴的老农。但就是这样一位貌相平凡的“庄稼老汉”,却是一位画艺了得、在艺术界享誉盛名的画家、教育家。他,就是我的老师——张志安先生。
  1974年,我们有幸成为了他的学生。那时,我们是一批工农兵学员,大都无绘画基础,他很无奈地接受了我们。当时学校刚恢复筹建,师资匮乏,他单枪匹马,一个人带一个装饰班。麾下四十名学员,四十张白纸,让他精心“创作”四十幅“人生之画”……
  这是一批来自全省各地的学员,有农民、工人,还有好多是知青,其年龄、阅历、文化基础参差不齐,唯一的共同点是:大家对求知的渴望。但我们能行吗?命运突然地让我们放下做工、务农的工具,现在又要拿起多彩的画笔,这个仓促的角色转换,无疑是对我们的一个严峻的考验。
  记得第一次上素描课,画几何石膏像。许多同学竟然不知如何下手。张志安老师有些哭笑不得,如此学生,如何去教?他寝不安席,不得不放慢教学的节奏。此后他调整了教学方案,并让一些有绘画基础的同学发挥传帮带的作用。好在大家都是经历过苦难磨砺的人,很珍惜这宝贵的学习机会,都有着一股子不服输的拼劲。就这样,在他的鼓励指导下,大家士气高昂,白天画不好,晚上接着画,画室的灯光时常亮至深夜、乃至通宵达旦。一段时期的努力付出,辛勤的汗水终于浇灌出可喜的硕果,同学们普遍有了长足进步。他欣慰我们的争气,渐渐地,他紧锁的眉头舒展了开来。
  一般来说,老师都喜欢成绩好的学生,他当然也是。但他深谙尺有所短、寸有所长的道理。他很少在大家面前表扬那些画得好的学生,却不吝对一些基础差的学生予以激励——只要他们有些许进步,他就及时地肯定和表扬,还常常把这些同学的作品选出来展示。一开始,有些尖子同学很不解,甚至感到委屈。岂不知这正是他的良苦用心。
  现在回想起来,他这个老师当得十分操心。他不分课内课外,除了管学习,还要管生活,管劳动,管实习,管外出写生,完全不是那种45分钟课时概念的老师。
  那时,他的家就在学校旁边的教工宿舍,每天晚上,他几乎都要莅临教室,督导我们上夜自修,有时即兴又上一课,或指导点拨,或示范作画,这时教室的气氛又欢快活跃起来。在学校夜自修教室中,只有我们装饰班总是笑声朗朗,热闹非凡。也总是很晚很晚,他才离开。
  我们每学期都要外出实习,有时在本地、外地分好几个点,他就来回奔波于好几个工厂,指导实习,体察我们的生活状况。当时实习的居住条件很差,在苏州瓷厂实习时,大冷天我们睡地铺,他来了也同我们一样,毫不特殊。后来他请有关方面帮忙,才为我们换了可以栖身的宿舍。
  当年的我们二十来岁,他四十奔五,正值壮年,身体也壮实。有次我们全班去省庄写生,他也与我们一样,背着背包步行几十里地。一路上,他谈笑风生,毫无倦意。在省庄,他还与我们在冰凉的水库里游泳,在我们这些后生面前,他不服老。我们之间没有师道尊严的拘束,更像是忘年交的朋友。他还时常与我们开些幽默的玩笑,有时,他会从口袋里掏出几张他年轻时的历史照片给我们看,他就在一旁不出声地憨笑,笑得有些得意,继而自言自夸:“形象还好!”他很自豪年轻时的奋斗经历。
  他也曾年轻过,他的青少年都在颠沛流离的战乱中度过。他说他一生中迁徙了四个家,居无定所,到处漂泊,因而养成了随遇而安的生活习惯。他对衣食起居都极随意,不苛求物质上的享受。然而他热爱生活,对生活富有情感。在他的生活中,一只燕子、一只昆虫、一条鱼儿都会引起他许多不凡的抒怀,这些情感从他的每幅作品中都可感知。他画一群出壳的雏鸡,题曰:“于今电孵化,何处找妈妈。”他画一对悍斗的蟋蟀,题词曰:“别看虫们小,争斗与人同。”这些隐含哲理的精炼题句,发人深省,回味无穷。他的文化底蕴功力深厚,令人折服。
画幅长留天地间 - 四月芳菲 - 四月芳菲的博客  

在难忘的校园生活中,他与我们结下了深厚的师生情谊。大家都很留恋这段温馨的时光,然而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。忘不了我们毕业离校的那天,他黯然站在校门口,眼圈红红的。我们一个个含泪与他告别,他挥着手说着:“走吧,走吧,都走吧……”脸却转过去,他不想让我们看见他泪盈满眶的双眼。这是我们唯一一次看见他流泪。
  他很眷念我们这个班的学生,多年后,他在《一封来信引起的回忆》文章中写道:他当过四十五年教师,当过三十二个班的班主任,只有我们这个班,心最齐,感情最真诚,毕业离校时,彼此难舍难分,呜呜哭成一团。也只有我们这个班,使他最难忘。
  当初我们这个班入学时的现状,许多人都不看好。但谁会想到,就是这批先天不足的学生,在他搭建的这个平台熏陶下,若干年后竟走出了许多位国家级的艺术大师、艺术名家,还有不少是企事业的中坚骨干,令人啧啧称奇!他是一位领路者,这是他的荣耀,也是学子们对他最好的回报。
  1996年,在我们毕业20周年之际,同学们特邀张老师夫妇来无锡参加同学聚会,他欣然应允。他很重视这次聚会,内心的喜悦溢于言表,师生之间,彼此实在太想念了!
  座谈会上,我们报以热情的掌声请他“训话”。望着我们这些昔日的学子,他感慨万分。阳光从窗外照进会议室,就像二十年前照进教室的一样美好、温暖。他仿佛又在讲课,讲素描:“亮的更亮,暗的更暗”;讲写生:“抓大形,舍细节”; 讲书法:“左紧右松,上紧下松”……
  二十年过去了,他创作的四十幅“画”现在就展现在他面前。当年他呕心沥血教培的学子,如今已茁壮成长,成为了社会的有用之才。他欣喜慰藉,我记得很清楚,那天他讲完了话,扫视了大家一眼,又自言自语说了两个字:“还行!”这是他对大家二十年努力工作的肯定。
  那次聚会后,同学们就再也没有整齐地出现在他面前,大家想着以后再聚,然而他却等不到了。
  2010年的一天,从宜兴传来噩耗,我们所景仰的张志安老师因病在宜兴去世,享年81岁。
  无数个学子从全国各地赶来,参加他的葬礼,大家怀着无尽的哀思悼念他。在追思会上,大家缅怀他一生对艺术教育的贡献,许多人说,他留给我们的不仅仅是他炉火纯青的画,憨厚情真的文,他那高尚的人格,深邃的思想和超凡脱俗的生活态度,犹如一盏明灯照亮着我们的心房。他一生似乎都在作一幅巨大的画,一幅明镜如水的画,让人照见自己的心灵,让人感悟,让人知道该做些什么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作者:袁坚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